?> 华农碧斯凯|【对话朱鹏】设施农业踏上信息化轨道的距离有多远 - 设施园艺信息网 - 设施园艺信息第一门户网站
口号
首页 > 企业动态

华农碧斯凯|【对话朱鹏】设施农业踏上信息化轨道的距离有多远

发表于 2021-08-31 16:54 731
【对话朱鹏】设施农业踏上信息化轨道的距离有多远


采访北京华农农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数字农业部总经理朱鹏 


朱鹏,华农数字农业事业部总经理,清华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博士,多年数字农业从业经验,目前负责温室自动导航小车,基于机器视觉的采摘机器人,苗床物流信息系统,高通量实验室机器人等项目的研发。

数字农业是将信息作为农业生产要素,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农业对象、环境和全过程进行可视化表达、数字化设计、信息化管理的现代农业。数字农业使信息技术与农业各个环节实现有效融合,对改造传统农业、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我国数字农业技术得到快速发展,突破了一批数字农业关键技术,开发一批实用的数字农业技术产品,建立了网络化数字农业技术平台,但数字农业的应用却相对于传统工业相距甚远。

今天,我们邀请到北京华农农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数字农业部总经理朱鹏,请他来谈一谈对数字农业发展的看法和理解。

01农业不是“慢产业”,现阶段有巨大潜力

朱鹏:2016年我从银行到了一家国内领先的农业化工企业,那时我开始接触农业上下游的产业链条,也正式从金融领域转向农业领域。当时很多经济学家、企业家把体量大、发展慢、较稳定这三个标签贴给中国农业,但在我深入农业领域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很多的契机,就比如今天我们要聊的数字农业,包括从农业角度延伸到农村、农民,甚至是完整的三农产业体系,可以说农业领域有广阔的前景和发展潜力。

在我看来因为多项因素的制衡,中国农业的推力很难在第一产业爆发,也因为投入大、回报慢这一因素很难激发第三产业的潜力,所以中国农业的前景将是第二产业带动第一产业,推动第三产业的过程。也就是从农业生产制造业的升级再到种植农业的优化这样的过程。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深入农业制造业,我认为设施农业是最有可能成为中国农业走向现代化的一个发力点。

02 数字农业产品开发:核心是完善数据

朱鹏:四年前,北京华农农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农”)就关注到数字农业这个版块,并成立了数字农业部。华农作为农业农村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兴办的科技成果实体转化的老牌企业,华农做过超过500座国内各类的温室项目,在设施工艺设计中也有丰富的经验,所以开发数字农业产品就有了深厚的基础,这也是我加入华农大家庭的原因之一。


在华农数字农业部组建后,我就提出了几点想法:如果农业要实现工厂化生产,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实现“标准化”,包括运营者能够建立种植作物的模型,要求农产品标准化,以及农事操作、环境控制标准化。所以接手工作后就从两方面入手:


第一,完善各类作物的大数据和作物模型。主要是包括作物数据的收集,如种植数据、环境数据、作物长势数据、作物的病虫草害数据、农产品数据等。通过长时间数据的积累来形成农业大数据,并基于上述数据完善作物的模型。在这些作物模型的基础上,可以使用计算机调节作物的生长环境,实现高效、高产的标准化农业。

第二,完善升级智能设备。包括智慧物流系统、AGV系统,还有基于视觉识别技术的采摘、长势监测AI产品等。
03 市场需求迫切

但工业IT不能直接应用到农业中

朱鹏:以华农自主研发的《温室管理软件》为例,这是科技部“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的一项课题。我们开发的这个软件就像是一个农场的ERP,主要管理的是运营者在生产过程中的投入和产出,把投入的数据统计起来,并且分析优化,使投入产出比更合理,使生产管理更加标准、更加高效、更加便捷。


目前,《温室管理软件》在国内还属于空缺状态,很多温室使用的是国外的产品。但国内这一类的需求其实一直都是存在的。国内的一些工业企业,规模在20人左右就可以应用ERP软件,国内超过100人的企业绝大部分已经应用了ERP。反观农业行业,采用ERP系统的企业寥寥无几。研发《温室管理软件》不能把工业的ERP直接挪到农业上来,这样的情况也包括AGV系统,智能农业机器人等。

华农温室生产管理软件的概念示图


04 IT/ICT与农业深度结合

还需要经历三个主要阶段

朱鹏:中国的IT和ICT在其他领域上的应用和配合已经很成熟了,但在农业上还是有所欠缺,需要通过3个阶段进行突破:


第一阶段就是刚才说的“标准化”。拿其中之一的温室标准化来说,这里面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人员要怎样管理、怎样划分工种、怎样计算工资;再比如说对于种植的管理,各个技术员会有不同的方案,可能每个方案都能种出好的农产品。不过要大面积推广,产出标准的农产品,那是需要标准的种植方案。这个标准的种植方案并不是说在不同地区,不同环境下使用相同的做法,而是有一套标准的作物模型,当部分外在因素变化后,依据标准的模型,给出调节的方案,从而使产出标准化。

第二个阶段是市场的拉动力。先进技术的发展也反向取决于市场的需求,市场的“油水”不大,对新技术、新变革的引入兴趣就不大。但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数字技术能使产量变高、效率变高、成本变低,也会得到各企业的青睐。这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数字技术广泛应用于生产时,技术的市场成本变低,市场普及率就会变得乐观,对技术成本的考虑也会降低。


第三个阶段就是管理方式的升级,这是在软件得到普及后的下一个阶段。在很多企业实现数字农业升级之后,企业的管理模式也要与之匹配。这里面就包括企业的管理制度、人员的素质、企业的研发体制等都要求是先进的。

05 数字农业能否弯道超车
与发达国家对等竞争

朱鹏:在智能手机这个领域,中国已经实现了弯道超车,我认为数字农业也存在相同的境况,中国数字农业所欠缺就是数据积累,以刚刚提到的《温室管理软件》为例,发达国家的企业拥有丰富的运营经验,也有极强的管理意识,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与我们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他们软件中积累的经验和处理的问题要远远超过我们现在的软件基础。


但乐观的是,中国市场规模很大,具有生产和应用的基础条件,软件投入市场后前期边际收益较高,再加上中国人具敢拼敢闯的精神,我身边很多同行都在致力于数字农业的开发与应用,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我相信在5-10年左右,中国应该就会出现数字农业产品在市场、在生产上弯道超车。至于核心技术的弯道超车,这个则是要看持续科技投入和市场重视程度。

华农智能AGV牵引系统示意图
06 结语

在采访朱鹏博士的过程中,我们在“光明的前途”的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到了“道路的曲折”,设施农业信息化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2015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已经提到要发展农业农村大数据,并提出了具体的发展方向,多年以来,数字农业发展受到国家战略性支持。近年来,中国的数字农业的发展虽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仍有难题需要攻克,行业中还有很多个“朱博士”奋战在研发一线,中国数字农业技术的未来值得期待。






京东广告
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