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在“宇宙寿光”:一个大棚年收入竟有十几万? - 设施园艺信息网 - 设施园艺信息第一门户网站
口号
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资讯】在“宇宙寿光”:一个大棚年收入竟有十几万?

源于:中国新闻周刊     时间:2023-08-14 08:32 215

5月下旬的一天,我准备出发寿光做体验式报道,临行前给一个家乡在寿光的朋友打电话,“嗨,要去你老家‘宇宙寿光’了。”

他笑着回复说,“‘宇宙寿光’是句玩笑话,不过老家确实有全国最大的蔬菜生产、批发市场和集散中心,算得上全国的‘菜篮子’。”

寿光市是山东省潍坊市所辖县级市,总面积2072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超过100万。2022年,寿光市GDP达1002.1亿元,首次跻身“千亿俱乐部”。

对寿光“中国蔬菜之乡”的名号,我早有耳闻,还从朋友口中听到有“宇宙寿光”的说法,起因是寿光曾经将蔬菜种子放置在宇宙飞船上,蔬菜种子在太空遨游后,落地进行选种育种,形成了“太空蔬菜”。

目前,寿光拥有蔬菜大棚15.7万个,年种植面积60万亩,年产量450万吨。

几天的体验,让我感受到了蔬菜之乡寿光真实、鲜活的一面。

用手机操控大棚

崔岭西村,位于寿光东部的稻田镇,这个村庄除了家家户户都姓崔,另外一个共同点就是家家户户都种植蔬菜大棚,与寿光多数乡村一样,是一个设施蔬菜种植专业村。

5月下旬,崔岭西村的立体栽培的西瓜已“挂”枝头,但还未完全成熟;羊角蜜瓜到了打侧枝的时间,这个时节,最繁忙的农活,莫过于采摘草莓西红柿。

凌晨三点半,崔岭西村各家各户的蔬菜大棚中,已是一派忙碌。在这样晨光熹微的“三更半夜”,我也随着大家的步伐,开启了新的一天。

走进大棚,我看到一个个小西红柿挂满枝头。“这个草莓西红柿别看它长得小,价格能达20元一斤,而且还要提前预订,销量非常好。”带着我进棚“干活”的崔姨说。

在采摘环节,崔岭西村的草莓西红柿采摘要求非常严格,必须正好八分熟。据崔姨说,只有八分熟的西红柿,在采摘后两天时间内,糖分沉积,到了客户手中时,口感才是最好的。

在村中种植大户崔姨家的大棚中,我了解到采摘草莓西红柿的基本常识。根据崔姨的指导,我开始找寻八成熟的西红柿。她说,“十成熟的柿子是鲜红的,七成熟的柿子是橙色上带有绿色斑块的,八成熟的西红柿则是整体是橙色的。”

“以前种普通西红柿,完全不用天天摘,两三天一摘就行。不过草莓西红柿不一样,为了保证口感,成熟季需要每天一摘。”崔姨说。

在崔岭西村,由于合作社“一村一品”项目的严格筛选,个头过小的西红柿会被淘汰。崔姨顺手摘了几个个头较小、“不合格”的西红柿,给我当水果解渴。我发现,在大棚里,大家都是没洗就直接吃。

崔姨解释说,草莓西红柿为了保持口感,要用熊蜂授粉。她说,“要是打药,这些熊蜂怎么办?”

据说,大棚里的“熟手”每小时可以摘50斤到100斤西红柿。两个小时后,我观察自己所摘西红柿的数量,基本上只有“熟手”的一半。

大棚内的特点是,不但热,还闷,就像很多热气在“蒸”着你。虽然棚里已经“放风”——打开了所有换气装置,但依然无法改变闷热的感觉。

崔姨的手机显示,刚刚上午十点半,棚内温度为39.3℃。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大家凌晨三点半就开始进棚干活了。在崔姨指导下,我通过她的手机,打开了棚内的放风机,瞬间感觉凉爽不少。

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大棚,却蕴含着众多现代农业技术。

由于天气太热,棚内温度持续攀升,大概早上十点半之后,已经热得没法干活了。这时候,我和收工出来凉快的崔姨聊了起来。“崔姨,刚才看温度的手机软件是什么,为什么能监测大棚里的数据?‘放风’设备也是用手机操控的吧?”我问。

“北京一家公司开发的农业软件。”她说,这款软件可以实时监测大棚内的温度、湿度、光照等农业生产的关键数据。寿光现在的大棚,监测温度、湿度这些算基本的操作。

据崔姨介绍,大棚里还装有智能植保机、智能卷帘机、物联网传感器等自动设备。她说,“现在用App,能控制这些设备。”

不过,这两年种大棚的投入也越来越高,听不少村民介绍,现在投资建5亩大棚,需要20万;投资建10亩大棚,需要三十七八万元左右,这其中不少都投入到自动化设备方面。更高的投入可能带来更高的收益,但也带来更大的风险,同时也意味着对种植户本身的技术要求更高。

目前,崔岭西村西红柿已年总销量近2万吨,交易额1.5亿元以上。崔岭西村党支部书记崔玉禄透露,现在崔岭西村村集体收入已由十年前的5万元增加到2022年的430多万元,人均收入由原来的1.8万元提升到4.2万元。

年轻人回来了

傍晚时分,我来到了东斟灌村的彩椒大棚。和崔岭西村不同的是,在东斟灌村,家家户户主要种植的是彩椒。东斟灌村是彩椒种植专业村,年产彩椒2.2万吨,产值超过1.5亿元,销路已拓展到海外。

在这里,我认识了返乡创业的大学生尹成友。相比“70后”的崔姨,尹成友是一位“80”后,是寿光的“年轻一代”。因为离乡与回乡的经历,对于这些年大棚里的变化,他感触更深。

和不少年轻人一样,大学毕业之后的尹成友,选择外出闯荡。尹成友说,当时觉得回村发展“不光彩’。但此后的一笔土方生意,让他陷入困境。

那时临近过年,发小来潍坊市里找他,聚谈之间,他知道发小来的目的,是买房。“当时心里还是很失落的,留在村里种棚的朋友这些年收益都不错,陆陆续续在市里面买了房,也都买了车,而自己在外面不但没混出名堂,还背负债务。”回忆当时的情景,尹成友感叹。

他知道,是时候该回去了。

此后,开始种棚的尹成友发现,和小时候家里的种法,完全不同。

“小时候,村里都用小麦的秸秆、泥巴,人工夯起土墙作为棚体,墙体比较矮。现在大家建棚都用机械设备,棚体面积是原来的两倍还要多,更加结实、耐用。”尹成友说,但现在更大的不同,是在种植方法上。

“我看大棚自动化水平很高,是不是远远没有以前辛苦?”我问。

“和上一代比,现在确实轻松多了。比如小时候一个一亩的大棚,天气冷时候光卷帘、挂棉被这些,就要用40多分钟,现在全是自动卷帘机。”他回答。

和崔姨一样,尹成友也通过手机App,实时监控大棚内的动态。现在,只要棚内温度和湿度超过规定数值,设备就会自动打开“放风”,不用像过去那样用人力去手动卷帘。

不过,尹成友补充道,“小时候的老棚,最大的也就一亩,但现在村里,5亩、10亩的棚随处可见,大家种植面积扩大了,所需的劳动力和劳动强度还是不小。”

在寿光,我去过的不少大棚,无一例外地安装了水肥一体化装置,浇水和施水溶肥都是用喷灌和滴灌。以种植草莓西红柿为例,通常情况下,只需一周甚至10天浇一次水,效率大大提升。

在大棚种植的农活中,采摘西红柿已经算最清闲的那一档了。播种前的翻土、施肥,以及“倒茬”等最忙的时候,每人每天,都要在棚里忙活十几个小时。

好在,辛苦归辛苦,像崔姨他们家,每年一个棚有十几万的收入。最近两三年,大家改种草莓西红柿后,每个棚每年可能还要多收入两三万元。

“2015年刚回来时,有人笑话我,说上了大学反而倒退了。”现在,距他回村已过了八个年头,尹成友坦言,回乡以后他没再出去,更没有后悔过。

“现在村子里如果是年轻人种棚,精力充沛一点的,每户每年的纯收入是要超过20万的。”尹成友说。

作为当地返乡创业的带头人之一,尹成友现在担任东斟灌村党支部副书记,负责村里合作社的日常管理与销售工作。

尹成友所在的村子,这些年像他一样回村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目前全村回乡创业的年轻人中,“80后”有122人,“90后”23人,其中大学生21人。这一被称为“新农人”的年轻人群体,相比“老一辈”,普遍更有知识,也更了解市场。

比如1988年出生的孙振兴,最初是船员,回村创业后,已经投资建设了4个长260米的新式高标准大棚。他的长远打算是建个彩椒产业园。

农业现代化探索

不论在崔岭西村,还是东斟灌村,我都看到了合作社的身影。“现在寿光各村都有合作社吗?”我问尹成友。

“是的,都是各村组织起来的。过去,总有部分客商压价、压秤,或者不付款打白条,最后其实很难要回钱,后来大家发现,合作社就是很好的办法,现在周边村子,几乎每个都有合作社。”他回答说。

“在销售方面,合作社实行统一管理、统一结算的方式,即‘合作社当中介、买卖两分离、钱款先集中’的办法。客户根据订购数量,先将款打到合作社对公账户,菜农卖完菜后,拿过磅单到财务室领菜款。”尹成友说。

过去,当地各顾各家的分散种植模式下,村民往往会遇到三大难题:一是如何建设高标准大棚,二是如何种出高品质蔬菜,三是如何卖出好价格。现在通过创办合作社由分散种植向集约经营转变,当地蔬菜种植实现了标准化、品牌化、产业化发展。

以崔岭西村为例,为统一品种、统一品牌、统一销售渠道,崔岭西村成立了果蔬专业合作社,并注册了“崔西一品”商标。

目前寿光有果蔬类合作社2149家、果蔬类家庭农场1047家,带动全市85%以上的农户进入产业化经营体系。

刚开始种草莓西红柿时,崔岭西村的合作社赔了不少钱。崔玉禄告诉我,2019年最开始种植的时候,合作社赔了70万多万。

此后,合作社继续探索草莓西红柿种植技术,包括温度、湿度控制,土壤改良以及熊蜂授粉,最后甚至还找到中国农科院余宏军教授做技术指导,这样才逐步形成了“崔西一品”这一品牌,每斤也能卖到20多元。

“这么贵的西红柿,愁销路吗?”我问崔玉禄。

他说,现在村里的草莓西红柿,实际上供不应求。因为这三十多年,寿光实际上积累了一大批收购高端农产品的客商,比如一些高端餐饮企业。此外,村里还开设了“崔西一品”的抖音店铺。

与刚刚开始做设施农业的上世纪90年代不同的是,寿光现在的客商资源,越来越趋于稳定。据说在90年代,每到蔬菜集中收获的季节,当地公务员的头等大事便是去找客商,帮助农民卖菜。

三十多年前,寿光从辽宁农业专家韩永山手中引进了暖棚技术。到今天,为农业专家韩永山专门配备的吉普车,依然停在寿光蔬菜博物馆中。

三十多年来,寿光设施农业的各项技术逐步成熟。崔姨很骄傲地说,寿光出去的种棚能手,都可以给其他地方当师父。

不过,蔬菜种植标准化、品牌化、产业化发展,一直以来都是一条艰难的路。

农业不像工业,不论零部件还是成品,都可以高度标准化,农产品要想保证品控的相对稳定,要付出更多,不论对崔岭西村的草莓西红柿,还是东斟灌村的彩椒,都是如此。

尹成友说,高品质农产品要走精品路线,不论是做抖音电商,还是卖给盒马鲜生等超市。他说,“但这样一来,菜品的损耗就要自负盈亏,做得好会赚更多,经营不好收益反而比做批发低。所以村里不少人依然更愿意做批发,因为更省心省力。但也有不少人开始做精品路线。”

值得一提的是,寿光已经入局蔬菜种子培育和蔬菜标准制定。崔玉禄说,不同于过去多数蔬菜种子依靠进口,草莓西红柿是余宏军教授培育的优质品种,种子这一核心技术,控制在我们手上。

从全国范围内看,寿光目前在这一领域已经小有成绩,比如培育出多个品种的小番茄,但这可能还远远不够。

农业农村部在2022年8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国内有两家全球前10强的农作物种业企业,但多数种子企业规模小、竞争力不强。这与国际种业巨头相比,相距甚远。

已经做了三十多年设施农业的“中国蔬菜之乡”寿光,已成长为全国最大的蔬菜集散地之一,产值接近千亿,也正在探索属于自己的农业现代化,但显然未来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上一篇:【资讯】进农场走园区 外国Z世代青年感受山东农业高质量发展

下一篇:【资讯】北京市农业农村局 天津市农业农村委员会 河北省农业农村厅关于开展2024年环京周边蔬菜生产基地遴选工作的通知

京东广告
杂志订阅